27個傻瓜

點閱:151

譯自:The best short stories of premchand

作者:普列姆昌德(Munshi Premchand)作;劉安武譯

出版年:2011[民100]

出版社:柿子

出版地:臺北市

集叢名:StoryGallery:2

格式:PDF,JPG

ISBN:978-986-6191-13-8 ; 986-6191-13-3


如果你知道印度詩人泰戈爾,一定也要認識最重要的印度小說家──普列姆昌德,普列姆昌德創作百年紀念,台灣首度引進印語直翻中文的經典作品,27篇精選小說,讓你從第一頁感動到最後一頁!

人類最真實純粹的脆弱與堅韌,人性裡最沉淪與最光明的角落,你都可以在印度找到!

如果你深深感動於《三個傻瓜》裡那身為僕人之子而無法上學的藍丘,為了學習和追求夢想而自願成為小主人替身上學的故事;如果你因為《貧民百萬富翁》那從小在貧民窟長大的送茶水青年,憑著他的苦難人生經歷過關闖將,直逼百萬大獎的畫面而大為震撼;那你絕不能錯過《27個傻瓜》裡,那一個又一個交織人性的黑暗與光明、壓抑與釋放、卑微與尊貴,那撩撥每一位讀者忐忑、起伏情緒的親情、愛情、友誼和民族糾葛……

那是一個神祕的國度──華麗宏偉的廟宇神殿對比那眨巴著大眼乞討的兒童如此不可思議;飄著垃圾、甚至附帶幾具屍體的聖河裡,天天都有人戲水沐浴;耀眼高傲的富商地主、鹹魚永遠也翻不了身的種姓制度、困苦到只能一頭赴死也換不回一枚正眼的哀怨貧民,就這樣共存在這個迷人又殘酷的世界裡:

已經結婚兩年,寧願背罵名也要拋棄妻子再娶心目中完美女孩的俊美社會新鮮人;心地善良、脾氣好,卻為了折斷老佃農的傲骨而錯手逼死救命恩人的年輕地主;邊揚起嫉妒微笑,邊熱淚奪眶看著胞弟在面前吞下毒檳榔包的君王;原本連十萬盧比也無法動搖其耿直、卻在死對頭親自送上一紙聘書當下伏首稱臣的鹽務官;丟了田地、賣了耕牛,最後投井自殺化成鬼魂每夜號哭看著自己耕種過的土地的農人;年輕漂亮、收入高過男人,卻被「自由的」愛情和同居關係搞到一無所有的女律師;……

乍看毫無交集的人們,為了生活、夢想、自尊、愛情或自己,隨時都可能領悟、變身、反撲、做蠢事……

然而,在這個天堂與地獄並存的社會裡,什麼是正義、什麼是真理、什麼是公平?誰是好人、誰又是大壞蛋?早就沒人可以說得清……

你唯一需要知道的只有──

親眼讀到最後一個字,看看還有什麼梗會讓你錯愕驚呼、熱血感動、苦笑飆淚、顫慄心寒!

明明是慘到極點的悲劇竟以莫名其妙的歡樂收場,圓滿的大和解隱含著最深沉的傷痛,諷刺到了骨裡頭,所懷抱的卻是再濃郁不過的愛……

《27個傻瓜》收錄印度「本土」最會說故事的「小說之王」──普列姆昌德的大師級小說作品。普列姆昌德擅於經營故事,除了有融合印度古代王朝時代背景,將具傳奇色彩的神話人物賦予二十世紀新意義的故事外,亦融入濃厚的個人色彩,毫無保留地結合自己的人生經歷,完美創作出最貼近印度人生活的故事。

從農民、地主、母親、兒子到乞丐與暴發戶,甚至是隻小小的猴子……唯妙唯肖,細膩的角色和環環相扣又充滿伏筆的情節,活生生地刻劃出一曲又一曲最真實的社會悲歌;數千百年來,人類的脆弱、迷惘、掙扎,所有可愛的、可憎的、可恨的,全都血淋淋地攤在我們的眼前。

如果說《悲情城市》、《父後七日》、《賽德克.巴萊》是最台灣味的票房電影,那麼《27個傻瓜》就是最貼近印度的寶萊塢,讓我們一起看書中一個又一個小人物,如何譜寫出一篇篇催淚又催情的社會史詩!

普列姆昌德 (PremChand, 1880~1936)

現代印度、烏爾都文學的巨匠之一,有印度「小說之王」之譽,他在印度的地位就像中國的魯迅、俄國的高爾基一樣,無可取代。

普列姆昌德出生於印度教普通農民之家,17歲奉父母之命成家,但婚姻並不幸福。婚後第8年,妻子因劇烈爭吵返回娘家,普列姆昌德便不曾再將她接回,而改娶另一童年時便守寡的女子為妻。第二次婚姻維持了30年,夫妻感情甚篤,第二任妻子也在普列姆昌德的影響之下開始從事寫作,其著作《普列姆昌德在家裡》則提供許多普列姆昌德日常生活中的大量文獻資料。

16歲便開始擔任業餘家庭教師賺取生活費的普列姆昌德,在父親過世後,擔任小學教師解決家庭經濟重擔;至1921年,直到為響應甘地對抗英國殖民統治的「不合作運動」辭去教師一職為止,他在教育界服務了22年。此後十餘年間,他曾短期在家鄉私立學校教學,但大部分時間從事創作、主編雜誌和經營出版社,也參加一些政治社會活動。中學畢業後,普列姆昌德一直想進入大學就讀卻未能如願;故他從1901年起就邊從事教學工作,邊於師範學院進修,2年間通過烏爾都語、印地語、英語以及英國文學、波斯語、邏輯學等的考試,這時期也是普列姆昌德開始創作的重要時期。

1903年,普列姆昌德開始寫小說,頭幾年發表過四部中篇作品(包括一部未完稿),但並沒有什麼顯著特色。1908年起,他開始寫短篇小說,並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集《祖國的痛楚》,當中的愛國思想,被英國殖民當局認為是「煽動性」的言論,小說集立刻遭到查禁和燒毀。《祖國的痛楚》的發表,標誌著他的創作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:對革新印度社會的主張、消除種姓差別、提高婦女地位、改善不可接觸者的處境等等理想,都可在普列姆昌德的短篇小說中找到蹤跡。

普列姆昌德是印度現代最傑出的小說家。一生寫了15部長、中篇小說(包括2部未完稿),以及約300篇短篇小說。他的短篇小說和他的長、中篇小說一樣,在印度有很大的影響,受到廣大讀者的歡迎。

早期普列姆昌德用烏爾都語寫作,後來改用印地語;他秉持著批判現實主義的寫作風格,書寫出反映社會現實的大量優秀作品。文章中飽含愛國者的民族思想,導致殖民印度的英國當局不滿,一再遭受查禁;另一方面因為作品中時常反映印度種姓制度下人性的黑暗面與悲哀,亦造成許多高等種姓者的反彈。在普列姆昌德之前,印度文學充滿了帝王傳說、神話力量,或是逃避現實的幻想作品,而他則帶領人們從幻想的世界裡回到人間和現實!普列姆昌德不僅只在印度被受到推崇,事實上,他的許多作品已被翻譯成各國語言,如英文、俄文和許多其他國家語言,受到全世界的重視。

劉安武 譯者

唯一一位將普列姆昌德作品由印地語直翻中文的權威級教授。

劉安武(1930~),湖南常德人,北大資深教授。1951年春肄業於湖南大學中文系;1954年冬畢業於北京大學東方語言文學系,並赴印度留學,相繼就讀德里大學、貝拿勒斯大學。先後學習中國文學、印度文學、西方文學。1958年夏回國,在北京大學東方語言文學系任教至今,任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。中國外國文學學會理事,中國印度文學研究會會長。1988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。

著有《普列姆昌德和他的小說》、《普列姆昌德評傳》、《印度兩大史詩評說》、《印度兩大史詩研究》等,譯著《新婚》、《如意樹》、《割草的女人》、《普列姆昌德短篇小說選》等,論文《黑天的形象及其演變》、《印度和中國文學傳統中的某些異同》等50多篇,選編及部分翻譯《現代印度文學研究》、《印度兩大史詩評論彙編》、《印度古代詩選》等理論著作或作品,合作編撰、編寫、編選《簡明東方文學史》、《東方文學史》等文學論著、辭書、作品集多種。並與另外兩位同行主編的24卷本《泰戈爾全集》。

劉安武教授具與深厚的中外文學經歷,尤其是中國和印度文學的功底,使他於印度近現代文學翻譯領域取得傲人成績。他翻譯印度近現代文學領域甚廣,包括短篇小說、長篇小說、劇本、詩歌、文學史和理論批評,其中以短篇小說和劇本翻譯成就最為突出。

在印度留學期間,閱讀最多的就是普列姆昌德的作品,並逐漸喜歡上他的小說,總覺得其在作品中塑造的人物形象相對西方文學作品中的人物,更接近中國人,更能引起人們的共鳴。劉安武教授的文字質樸自然,不矯柔造作。

  • 自傳 我是普列姆昌德(p.8)
  • 悲傷的獎賞(p.20)
  • 沙倫塔夫人(p.31)
  • 赫拉姆尼的救命恩人(p.49)
  • 赫勒道爾王公(p.60)
  • 鹽務官(p.74)
  • 兩兄弟(p.83)
  • 沙爾達爾先生的懲罰(p.90)
  • 犧牲(p.98)
  • 難題(p.108)
  • 最遙遠的愛情(p.114)
  • 家(p.130)
  • 默奴(p.150)
  • 秦古爾的報復(p.160)
  • 幸運的鞭打(p.171)
  • 惡作劇(p.186)
  • 馬妮的自尊心(p.206)
  • 醜夫人(p.225)
  • 咒語(p.232)
  • 警官先生(p.245)
  • 兩座墳墓(p.254)
  • 孩子(p.271)
  • 天兵(p.281)
  • 女婿大人(p.293)
  • 伯德瑪女士(p.299)
  • 裹屍布(p.307)
  • 阿拉爾吉的罰款(p.316)